中二反派

吃多对cp,主迪云,但偶尔会写其他同人cp文。只要有糖,一切都好。开车就会翻车,不喜欢玻璃渣,不喜欢虐,但可以有毒。

【迪云】自我中心(abo) 02

云雀的出身也不一般,某世界前500强上市公司总裁的独子,父亲和母亲分别都是是优秀的alpha和omega,门当户对的家世,这一切让他的双亲对这个独生子寄予厚望,然而云雀的性格也不知道像谁,性情冷淡不说,还十分好斗,一身格斗技全是靠自己摸索出来的。‘以后会不会控制不了这孩子……’他的父母这样怀疑着,好在云雀性格虽然孤僻,但除去性格,各方面都非常出色,所有人都认为他会成为一个优秀的alpha。

现实总是喜欢突如其来给你一巴掌,12岁的时候,云雀在学校体检的时候突发高烧,猝不及防的昏了过去,把全家人吓得不轻,结果校医在检查过后告诉云雀家的人:“不要紧,只是分化了。”“什么嘛……只是分化而已。性别呢?”其实也就随口一问,云雀双亲认为儿子作为alpha是板上钉钉的事,“是omega,希望两位好好保护你们的儿子。”这个消息无异于晴天霹雳,众所周知,omega在社会上的地位远远不及alpha,能力上的差距更是大,大部分omega只能作为被保护者,依靠自己的alpha活下去。‘不能把家业交给一个omega。’所谓的双亲当时是这样的想法,他们开始想办法驯服云雀,想把他改造成一个商品,稳固自己的家业,另一方面,一边开始朝着下一胎而努力,一边开始物色家族同辈的幼子,打算找一个alpha来继承产业。

他们犯了两个错误,一是以为云雀在乎他们的养育之恩和家业,二是以为云雀可以被驯服,结果是,云雀装了几天样子之后,研究好了路线和方案,神不知鬼不觉的从宅子里逃了出去,顺便把家里能找到的现金全都卷走了,第二天一早,云雀的双亲才察觉自己的儿子不见了,派人仔细搜索也毫无踪迹。一晚上足够做很多事,何况云雀已经有了详细的计划,他为自己办好了转学手续,然后坐长途汽车去了并盛,一个小地方,但肯定不会被人找到,就暂时在这里住了下来,然后开始考虑生计问题,而他最后想到的方法就是——网络文学,他唯一庆幸的是,他的文笔还不错,勉强可以支持自己的开销。

显然双亲是真的不重视omega,在前期一段搜索之后也就渐渐不再理会这件事,这让云雀松了口气,开始发展一些自己的势力,并且在16岁的时候考上了东京某大学,此时写作已经是他正式的职业,再加上自己势力的支持,他也不做他想,会被提名文艺赏完全是意料之外,另外有一名作家令他有些兴趣,他也就勉强应下,reborn当时已经和他认识了,本着一个老牌作家的责任,reborn好好交代了一番关于这种场合的对应礼节,至于云雀听没听进去,那又是另一回事了。大概是因为不常出席人多的场合,有些嘈杂的场面和混杂在一起的信息素让他无法适应,即使曾经按照reborn给他的方法训练过信息素抵抗能力,但终归有点被影响到了,原本这点影响无关紧要,可以靠意志力压下去,抑制剂用多了对身体有害,这点他还是知道的,除非是万不得已,他绝对不会轻易使用。

他的上司的心思他不是一点都没有察觉到,这让他感到无比恶心,本来打算今年的合约一到期就走人的,这家公司有一定的性别歧视,据说是不收omega作家的,云雀用抑制剂隐藏了自己的信息素,个人资料也填的是beta,但不知道这人是怎么知道自己的真实性别的,居然动歪脑筋到他头上了。其实这个倒霉的上司作为一个alpha相当失败,信息素都不怎么强烈,好几次云雀都是无动于衷的走了过去,丝毫没有理会他,他很无奈的去买了一管信息素,才算是勉强达到了他的目的,但云雀总是能出人意料,那种带着烟味的信息素虽然不可避免的勾起了他的本能,但实在让他恶心的想吐,硬撑着把那人打趴下了。之后的事也不用再详述,他下意识的隐瞒了自己的往事,只是提了提自己被算计的大概原因,迪诺也不是个喜欢刨根问底的人,打了个招呼,嘱咐他好好休息,就去上班了。

其实云雀对于自己到底是什么性别倒不是很在意,只是他讨厌被束缚的感觉,大多数omega在他这年纪都免不了被alpha标记,而他却靠着抑制剂和意志力撑过了一次次的发情期,标记这种带着约束意味的事,他从心底里排斥着,他当时也以为自己肯定是alpha,因为在父母都基因良好的情况下,他成为omega的概率低于1/6,所以分化结果出来的一瞬间,他难得的精神恍惚了一下,随后就意识到他该离开这里了,常年被当做一个alpha训练,想要逃出去并不是一件难事。

云雀从回忆中脱离出来,吃完了剩下的几口早饭,利落的起了床,他发现自己的衣服已经被换过了,其实按当晚的情况,也不可能让他穿着一身湿透了的衣服躺在别人床上,身上的睡衣明显有点大,带着洗衣液的清香,隐约能嗅到一丝金朗姆的甜香。云雀稍稍有些不快,他不喜欢自己身上沾染他人的气息,尤其这人还是个alpha,即使再怎么清洗,衣服上还是不可避免的沾上了信息素,他在阳台找到了自己的衣服,已经被洗过晾在衣架上,他毫不客气的把衣服塞进了烘干机里,烘干之后就到卫生间换上了。看着手中灰色的睡衣,他犹豫了一下,最终还是没有随手丢在一旁,简单清洗了一下挂在阳台上,毕竟这个人也算是帮过自己的忙,他还没有狂妄到不顾这个人情。

云雀闲的没事,开始在屋子里乱转,倒不是他有打探别人生活的意思,只是——他还没有找到他的浮萍拐,显眼的地方都找遍了,那只能是被藏在某处了,迪诺家不是特别大,但一个人住起来显得空落落的,除了书房和卧室里面的物什较多,其他房间看过去都是一目了然。作为暂时停留的客人,云雀并不想在主人的寝室里乱翻,哪怕这个家的主人毫不介意的让他躺在主卧,他也不会自以为迪诺和他关系好到哪儿去,换做是他,也不想自己的领地被他人侵入。卧室不能找,只能转移到书房,其实作家的书房一般是不能进的,防止打扰作家的思路以及不法人员剽窃抄袭等行径,他也没想乱翻,上了锁的柜子他不会去碰,没上锁的看看也无妨,大不了之后致歉就是,果然在多层书柜最下面找到了自己的拐子,被放置在一个长条的木匣里,立马收了起来,余光瞥见匣底有张便笺:

“你的拐子拿到手了,就安心一点吧。现在暂时不要离开我家,午饭等我回来吃吧。——迪诺”

云雀皱了皱眉,将便笺又放了回去,拿出手机拨通一串号码,“喂,草壁,查一件事……”几分钟后,根据赶到云雀宅附近的草壁回复,记者几乎把云雀家围的水泄不通,看样子是要守株待兔了。云雀不屑的冷哼一声,竟然有草食动物公然群聚,还是在他家附近?他从不是个怕事的人,当然,他也同样不是一个鲁莽的人。“草壁,按我说的去做……”

tbc

这章主要是一点点回忆杀,还有就是下一章的过渡,过渡段比较无聊,大家见谅啊。
还有就是上周学校布置下来的课题比较多,所以拖更了,本当にごまん!(滑行跪倒.jpg)下周应该就好了!嗯。。。大概?
感觉人物性格越来越难把握了,大家有建议要提哦!
(●'◡'●)ノ❤

评论(9)

热度(22)

  1. 马普尔中二反派 转载了此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