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二反派

吃多对cp,主迪云,但偶尔会写其他同人cp文。只要有糖,一切都好。开车就会翻车,不喜欢玻璃渣,不喜欢虐,但可以有毒。

【迪云】自我中心(abo) 01

迪诺和云雀两人的相遇不可谓不戏剧性。因为突如其来的暴雨被堵在便利店里的迪诺,正打算买把伞应急,刚好看见了云雀,然后两人就此一见钟情——以上都是出现在烂俗的言情剧里的场景,现实当然不可能这么狗血,其实当时云雀正在和人干架,这么说有点过了,因为对方根本没有还手之力,纯粹就是云雀在毫不留情的痛扁那个中年男子。

一般人看到都会视而不见,热心肠点的人就会报个警或者自己上去劝架,显然迪诺不属于以上任何一种,因为这个青年他是有印象的,而那个中年男子是他的上司。作为一名作家新秀,再加上精致的容貌,云雀是很容易使人过目不忘的,而迪诺这个老牌作家也不例外,毕竟上一次文艺赏他也是评委之一,这个新人让他印象深刻。云雀恭弥,原本是网络作家,以推理小说为主打,因为人气极高,于今年上半年出了第一本书,刚上架就被哄抢一空,这本名为《罪渊》的小说更是被提名文艺赏,他也因此出名,成为推理小说的新秀之一。他的小说逻辑清晰,伏笔巧妙,更重要的是人物的刻画极致细腻,对心理的把握准确,读者往往沉迷其比现实还要逼真的剧情和心理描写。

迪诺虽然本人不属于推理小说派,但对这个新人作家也十分看好,此时看到这种情况,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办,就迟疑这么一会儿的功夫,那个中年男子已经被打趴在地上,动弹不得。迪诺慌忙买了把伞往外冲,雨下的极大,雨滴打在地上高高溅起水花,云雀就这样站在雨里,浑身湿透,黑发紧紧贴在他白的有些病态的脸颊两侧,看着有些虚弱,眼神却犀利如刀,带着难以掩饰的厌恶和杀意,落在已经躺倒在地的人身上。迪诺几乎脱口而出的责备与质问,到了嘴边却硬生生咽了下去,话一转变成了:“你怎么在这里?”

云雀没有立刻回答他,他好像很疲惫的样子,连抓着浮萍拐的双手都在微微颤抖,他急促的喘了几口气,才冷冷的回了一句:“与你无关。”迪诺是个相当温和的人,也没有因为这句话生气,作为一个前辈也不会这么没气度,“刚才是怎么回事?”“与你无关。”不变的语气,不变的表情,这个人不想和他扯上关系,也丝毫不信任他。大抵是因为在四月,隐约能闻见樱花的气味,被这场雨浸润的带着一丝水汽,迪诺起先不觉得什么,越闻越觉得有些不妙。他迟疑的看向青年,“我问你,你是不是……”“闭嘴!”云雀恼怒的打断了他,转身欲走,步伐却有些不稳,整个人看着轻飘飘的要倒下去,迪诺见状一把抓住他的手臂,趁他还没来得及甩开之前,快速的说:“reborn是我曾经的老师,我知道你们俩的交情。你可以信任我,现在先跟我回去,有些事你不得不处理一下吧?”

云雀的怒火仿佛一下子被浇灭许多,迪诺便拉着他躲到便利店屋檐下,将自己身上的外套脱下来披在他身上。由于体格上的差异,外套明显大了一号,云雀披着更显得削瘦,迪诺考虑再三,还是叫了出租车,刚上车,迪诺猝不及防就将青年一把摁在自己怀里,云雀当时几乎要跳起来,剧烈挣扎着,迪诺却只是紧紧搂着他,紧了紧他身上的外套,压低了声音:“不想被发现就先别动。”云雀不是不明白他的用意,只是他无法适应与旁人有亲密的肢体接触,此刻只得按捺着不动。迪诺的身上有一丝甜味,金朗姆特有的那种甘甜,熏得云雀有点昏昏沉沉的,恍惚间,好像有人扶着他下了车,他感觉大脑混沌不堪,连带着整个人都无法动弹,那人好像背着他走了一段路,之后,整个人陷入一片柔软之中,再无直觉。“罗马里欧,联系一下夏马尔医生……”

太大意了!这是云雀刚醒来时望见陌生的天花板的第一个念头。他躺在一张柔软的双人床上,房间干净整洁,云雀环顾四周,没有见到人,低头看了看,衣服不是自己原来的那一套,心中顿时警铃大作,紧闭的房门把手转动了一下,他条件反射的摸向枕头底下,确实空空如也,这里不是他的房间,枕头底下也不可能有浮萍拐。“嗯?你已经醒了?在找什么?”云雀死死盯着来人,穿着平常的家居服,一头耀眼的金发,手里端着餐盘,正笑吟吟的望着自己,“为什么这么看着我?”“谁?”迪诺反应了一下,他大概想问“你是谁?”,但不想多说话,就只说一个字。“你不认识我?”倒不是他自负,只是他好歹是个老牌作家,也算是挺有名气的,又常常作为新人作家作品评委,很少有作家不认识他,“那我这么说吧,加百罗涅——我的笔名,现在知道了吗?”

云雀回忆了一下,“他好像提过有个学生……”“欸,reborn跟你提过啊,那你还不认识我?”迪诺有些无奈,上个月才在文艺赏颁奖典礼见过啊!不过这个作家脾气真的不太好,发表获奖感言都冷着脸,生硬的说了几句话就下台了。“饿了吧,先吃早饭吧。”迪诺把餐盘放在床头柜上,一杯牛奶,一个三明治,“家里没什么材料,只有这些了,你先吃一点,中午我去买菜。”“我为什么要待在你这里?”“你还记得你昨天干了什么事吗?”“哼!”云雀冷哼一声,不做回答。“你揍他的时候想过后果吗?”显然是没有想过的。云雀面上掩饰不住嫌恶之色,“他活该!”

“我也没想到,你居然是omega。”迪诺拖了张椅子在床边坐下,“我记得你已经和xxx公司签约了,这样不要紧吗?”“……不知道。”迪诺把云雀的手机递给云雀,“你自己上网看看,这件事闹成什么样了。”对方是有钱有势的公司总裁,虽然公司不大,但耐不住对方肯砸钱,这件事被传开了,一时间对云雀这位年轻作家声讨不断,虽然有理智者为其申辩,却很快淹没在众多责骂和污蔑之中,这要是换做任何一位作家都不会无动于衷,连迪诺这样的好脾气都觉得不平,云雀倒是没什么太大的反应,只是平静的看完了整篇报导,然后放下手机。云雀根本不在乎众人的观点,迪诺当时是这么以为的,他只是孤傲的,写着自己的作品,只是为了写作,而不是为了人气。

前一天晚上的事,迪诺没有问缘由,但是猜了个大概,云雀是个omega,那个上司对他图谋不轨,打算在omega的发情期乘人之危,结果云雀硬是撑着把他咬杀了。迪诺当时也算是挑战了一把自己的自控能力,omega的信息素对于alpha是致命的诱惑,迪诺差点没控制住自己,更过分的是这家伙迷迷糊糊的还一直往自己怀里蹭,要不是顾虑着在出租车上,他真的要炸了,说到底还是迪诺顾及他omega的体质,只能抱着他,用自己身上的信息素把他的味道掩盖住,才会让云雀出于本能的接近alpha。

“你没对我做什么吧?”“啊?”云雀猝不及防的质问,迪诺一时没反应过来,随后有些心虚的挠了挠脸颊,“嗯……也不是什么都没……”“咔——”临时找出来的纸杯被云雀捏成一团,迪诺很庆幸牛奶已经喝完了,否则床单会一起遭殃。“我不是指……你听我说……昨天我叫人去买抑制剂,但我认识的医生现在不在日本,所以……”“所以?!”云雀已经举起了瓷盘,看样子是打算砸碎了用,“我只是……只是做了个临时标记……”云雀摸向自己的后颈,有一个细微的伤口,是用牙齿咬出来的,已经结痂了。“我当时也是为了我们双方好,不然……谁知道会发生什么事,你要是气不过,打我一顿也行,随你。”云雀很想扑上去揍他,但他没有,他没错,那确实是最好的解决方式,如果不是迪诺,而是其他的alpha,大概会抱着捡了便宜的心态随随便便的对他进行完全标记,事后不闻不问吧。只是他还是很气愤,标记,对于他而言等同于一种束缚,他平生最讨厌的就是拘束,不允许有任何束缚自己的存在,可他偏偏是个omega。

讲真,abo真不好写,总之还是要尝试一下。大家多多提建议哈(´▽`ʃƪ)

评论(16)

热度(3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