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二反派

吃多对cp,主迪云,但偶尔会写其他同人cp文。只要有糖,一切都好。开车就会翻车,不喜欢玻璃渣,不喜欢虐,但可以有毒。

【迪云】同居三十题 #20

本章有车,因此

未满18岁勿入,另外,请注意避雷!!!

云雀一边搅拌着手中的蛋液,一边出神,今天一早,迪诺就被罗马里欧一通电话叫了出去,好像有什么突发事件,貌似是有人在日本支部闹事,人数还不少,对此迪诺也不得不重视,因此一整天都会外出,不会回来,这倒是给了云雀充足的时间实施自己的计划。今天是迪诺的生日,虽然不知道他自己还记不记得,看他今早的神情多半是不记得的,这样也好,让当事人知道了,也算不上惊喜。

实际上,云雀自己都没过过几次生日,除了出生之后四五年以外,几乎没有人会为他庆生了,不是父母不愿意,而是因为云雀从记事起就讨厌群聚,所以在某次生日宴上,云雀拿着不知道从哪里来的拐子之类的东西,把群聚的人打到造成心理阴影(小时候毕竟没那么强,咬杀不至于),从此再也没有人会为他张罗生日了。他倒是也乐得清静,反正生日什么的一点意义都没有,直到他十五岁生日那年,第一次有人为他庆祝生日,说庆祝仿佛热闹过了头,那个人毫不介意的进入他的屋宅,平常连草壁也不得随意进入的屋宅,把一个不大的盒子放在他桌上,里面是一块蛋糕,“时间比较紧,自己做了个蛋糕,恭弥别介意啊!”用那样发自内心的笑容面对自己,注视着自己的眼眸闪动着光芒,“生日快乐!”“哼!还不如被我咬杀!”他当时是这么回答的,但在那人离开后还是吃完了那个蛋糕,“味道还不错。”其实当时他没想过要回报他什么,现在也没有,为恋人庆祝生日需要其他理由吗?

铺上最后一层手指饼干,倒上准备好的芝士糊,均匀的撒上可可粉,用一些坚果点缀在表面,淋上些许果酱,云雀小心翼翼的将提拉米苏的半成品放入冰箱冷藏,松了口气,总算是没什么失误,顺利的完成了。想到几天前,特训提前结束之后,reborn主动提出要帮忙,结果竟然是带他去了一家蛋糕店,据说老板是他的熟人,可以免费教他做蛋糕,然后自己竟然鬼使神差的答应了,花费了整整一天的时间,总算是学会了提拉米苏蛋糕的做法。事实是到最后还是支付了费用,倒不是店老板黑心,也不是云雀手笨,只是出于云雀的性格问题,稍有些命令意味的话语就会让他动怒,值得称赞的事,委员长大人忍耐着学完了,并成功破坏了无数碗盘和厨用器具,reborn只是笑看一切,坐视不理,以至于店老板在送走两人的时候,咬牙切齿的说希望客人永远不要再次光临,索要了适当的赔偿金。云雀表示目的达到就好,反正赔偿金从风纪财团的资金里支取,又不会有人反对。

做完这一切,云雀看了看时钟,离预定时间还有好几个小时,而且准备到现在,自己午饭还没吃,用冰箱里现有的食材做了一份咖喱饭草草吃了,将餐桌收拾干净,铺上洁白的桌布,放上红酒和玻璃杯,并不是要准备什么烛光晚餐,但毕竟只有蛋糕还是有点单调,按照意大利人的看法,这样还是挺有情怀的,但云雀本身没什么浪漫细胞就是了。迪诺回到家的时候,云雀在厨房煮意面,“去洗手,马上就好。”这有点像妻子迎接丈夫的感觉,迪诺这样想到,一眼瞥见桌上的酒瓶,瞬间明白了什么,带着愉快的笑意,洗完手坐在餐桌旁,云雀将散发着热气的意面端上桌,显而易见的日式风味,但也非常美味。两人相对而坐,安静的吃完了意面,将盘子推到一边,“嗯,非常美味!多谢款待!”“是嘛,真是太好了。”迪诺看上去并没有离开的意思,只是一脸期待的坐在那里,对视片刻,云雀终于开口:“谁告诉你的?”“猜的。冰箱里几天前突然多出来的生奶油,芝士和可可粉,你觉得这是怎么回事呢?”“呃……”云雀被噎得说不出话,走到厨房,从冰箱里拿出冷藏的提拉米苏放在桌上,插上蜡烛,用打火机点亮,然后关灯,顿时陷入一片漆黑,唯独餐桌处散发微弱的橘黄色光芒。

重又坐回桌前,云雀撑着头,唇角绽出轻柔的笑:“跳马,生日快乐!”“恭弥,谢谢。”说不惊喜是骗人的,虽然知道他“早有预谋”,但发生的时候,还是让他感到无比喜悦,双手交叉置于前额,迪诺闭上眼睛许愿,然后睁眼看着云雀,“一起?”“嗯。”“1,2,3——”“呼——”蜡烛熄灭,客厅的灯被打开,迪诺切开蛋糕,分别盛了一块到自己和恭弥的盘子里。云雀并没有动叉子,只是有些忐忑的注视着恋人,迪诺了然一笑,切下一小块放入口中,云雀不喜欢过甜的食物,所以这个蛋糕不是很甜,微酸的咖啡与可可的醇香融合,相当不错的味道,“很好吃哦,恭弥!我会吃完的。”云雀总算松了口气,开始品尝自己那块。迪诺打开酒瓶,倒出少许红酒,“跳马,我还未成年……”“就一点点,好吗?”云雀踌躇片刻,还是点了点头,十年后的云雀其实酒量很好,但仅限日本酒,对洋酒几乎没辙,几乎是一杯倒的程度,更别提十年前,好在这瓶酒是新酒,度数不高,小半杯下去还不至于意识混乱,白皙的脸颊因为酒精的缘故浮起红晕。蛋糕不大,干脆一顿解决掉了,迪诺有些意犹未尽的舔了舔下嘴唇,“多谢款待!恭弥,下次再做给我吃吧!”“看我心情。”

说着,云雀朝着浴室走去,“我先去洗个澡,头有点晕。”“哦,好。”温热的水冲刷着肌肤,云雀稍稍清醒,脸颊有些灼热,做了个深呼吸,平息自己的一丝慌乱。迪诺见云雀出来,便也拿着浴巾去洗澡,有些心不在焉的揉搓着一头金发,眼角的余光瞥到一个放在角落里的小瓶子,“之前有这个瓶子吗……”

迪诺裹着睡袍打开卧室门,空调已经开了,室内比外面稍暖一些,许是因为这个,云雀没有钻进被窝,只是穿着宽大的睡袍,坐在床沿。“怎么了,恭弥,怎么不到床上去?”“哼,谁知道呢?”和平时的样子不太一样,狭长的眸子莫名的闪着勾人的光芒,“大概是……醉了?”“哦?”这么明显的暗示,迪诺不可能看不出来,他俯下身来,双手撑在云雀身体两侧,云雀顺着他的动作向后仰去,直到躺倒在床上,“恭弥真是醉了呢……怎么办呢?”用手抚上恋人细长白皙的脖子,沿着肌肉线条向下滑动,划开睡袍领口,鲜艳的红与白皙的肌肤形成强烈对比,迪诺诧异的将睡袍又拉开一些,系在脖颈上的缎带整个露了出来,打了一个漂亮的蝴蝶结。“这是……礼物的意思?”“哼,不要就算了。”迪诺抓住云雀欲拢起睡袍的手,“当然要!不要是傻瓜!”“你不是?”云雀索性扯开了袍带,“那么,拆礼物吧!”

来来来,上车了

#一个惊喜#

果咩!!!(滑行跪倒.gif)
本来想当做情人节贺文的,还是晚了半小时啊~_(:зゝ∠)_
尝试一下写肉,有点煎熬啊~~~~不知道大家感想如何呢?

评论(9)

热度(3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