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二反派

吃多对cp,主迪云,但偶尔会写其他同人cp文。只要有糖,一切都好。开车就会翻车,不喜欢玻璃渣,不喜欢虐,但可以有毒。

【迪云】同居三十题 #19

迪诺表示不太能理解眼前的状况,前一天还从恋人口中听到了天大的好消息,今天床边就空了?这种刺激堪比过山车,刚开始他还以为是恭弥早起之后先走了,可他都没叫醒自己,这件事本身就有蹊跷,难道自己做了什么让他生气了?仔细回忆了一下,昨天并没有发生什么大事,除了因为自己太开心,情绪比较激动就稍稍失控了一点……“恭弥总不会因为这件事生气吧,毕竟是在双方都……(你确定?)”总之,排除云雀生气这一点,况且他要真的生气,自己就不会好好的躺在床上睡到自然醒了。迪诺首先首先想到的是打电话,“嘟——”手机没有关机,但是始终没人接,响了几声,迪诺还是挂断了。

方法二——定位。没错,卫星定位,虽然不知道恭弥到底知不知道,但他的手机里是有追踪器的,而且藏得极好,除非手机摔碎,否则拿不出来,打开手提电脑,打开追踪软件,看了一下信号发出的地址——根本没有显示地址!如果排除发信器被拆掉的可能性,那就是恭弥所处的地点根本收不到信号或者有强烈的电波干扰,这样的地点,一般在地下或者海上,或者金属密闭空间,恭弥怎么回去那种地方?迪诺告诉自己要冷静对待这件事,毕竟恭弥的实力有目共睹,不会轻易陷入困境,自己还是不要想得太多,先吃早饭,之后再让罗马里欧去查一查吧。然而,当迪诺准备打开冰箱拿牛奶的时候,看到了用磁石压住的便条,“有事出远门,三天后回来。PS:冰箱里有早饭。”

出远门?在手机都收不到讯号的地方?!迪诺脑中瞬间冒出了无数疑问,他打电话到风纪委员接待室,只是抱着试一试的心态,电话却被接起来了,“你好,这里是风纪委员会。”“草壁吗?”“是迪诺先生啊,请问有事吗?”“今天恭弥有没有来学校?”“没有。”“他有没有告诉你,他是去干什么的?”“委员长说要出远门,向学校请了三天假。”“……我知道了。”挂断电话,迪诺陷入沉思,既然草壁说不知道,那就是恭弥什么都没透露,在这种情况下,派人去找也没什么大概方向,那么剩下的只有一个选项。

“嘟——”拨出了一串熟悉而陌生的号码,迪诺的心里有些忐忑,“喂?”“啊,reborn,”reborn在还是他的家庭教师的时候就给过他号码,但他几乎没用过这个号码,一则reborn平常神出鬼没的,大多时候打过去不会有人接,不排除他故意不接的情况,再者,reborn有事也用公共电话打给他,所以久而久之,迪诺都不太敢确定,这个号码是否还有用。听到那端老师熟悉的声音,迪诺松了口气,“呐,reborn,你知道恭弥去哪儿了吗?”“哼——”reborn似乎是笑了,有些狡黠的意味,“谁知道呢……”“哇! !暂停——暂停——云……”像是话筒被堵住了,沉默了一段时间,“总之,云雀不在我这儿,再见。”“喂,等一下,reborn,刚才……”“嘟——”电话被挂断了。迪诺相信自己没有听错,中途插进来的声音是纲,而且‘云……’,绝对是恭弥!所以,恭弥肯定是在reborn哪里!

迪诺难得产生了想要痛扁自己的老师的念头,这个念头在他12岁第一次见到reborn的时候曾经有过,但在reborn把他揍到生无可恋之后就打消了,并且许多年都没在产生过,现在又滋生了出来,即使他知道他还是会被痛扁一顿。叹了口气,迪诺还是决定老老实实等着,reborn打算瞒着自己,不让自己插手,那自己用什么手段都找不到他们。“只能等三天之后吗……”

这几天,加百罗涅日本支部弥漫着一股阴沉的气氛,boss看起来心情不太好,整天魂不守舍,倒是不至于向部下发脾气,但每次罗马里欧看着文件签名一栏写的是“云雀恭弥”的时候,都会无奈的叹气,再叫迪诺改回来,迪诺在工作之余,就是发呆,在各种场合发呆,有时候甚至在开会途中发呆,使得支部成员颇为无奈,只能暗自祈祷那位云雀先生能尽快回来,好让boss恢复常态。

终于到了第三天,迪诺索性把事情都交给下属,自己回家等着,度日如年大抵就是这种感觉。当云雀打开门的一瞬间,迪诺几乎从沙发上跳了起来,一下子奔到玄关,然后华丽丽的摔了一跤,整个人成“大”字状趴在地上。云雀被这突然其来的大型动物吓了一跳,差点抽出浮萍拐抽过去,看清是谁之后,有些忍俊不禁,蹲下身去,“还是一样没用呢,有那么开心吗?”“当然……恭弥,你身上的伤是怎么回事?”迪诺刚抬起头,就看见云雀脸上有些细小的伤口,还有淤伤,看上去有些狼狈,云雀抚了抚自己的脸,“特训的时候受的伤,不严重。”“特训?”“嗯,其实是……”

“所以说,reborn拜托你去帮忙特训,然后你就离家出走了?”“不是什么离家出走,我不是有留便条告诉你,你看到了吧?”“只有一张便条?我这几天都担心的几乎疯了!”说到最后,迪诺有点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,那样的表情,看起来像是马上要哭出来了,他从地上爬起来,“抱歉,我有点失态,我去帮你拿药。”说着往里屋走去,云雀有些慌乱的抓住了他的手臂,再滑至冰凉的手握住,迪诺能感觉到,云雀的手心有些冰凉的黏腻,“抱歉,跳马,我……无人岛上没有信号,我没办法联系上你……没有事先通知你,是我的错……”声音越说越小,带着显而易见的愧疚,其实迪诺早就心软了,这话听在耳中让他无比心疼,reborn的特训绝对不是常人能忍受的,虽然恭弥看起来像是单方面揍了人的样子,这三天一定很累,云雀用这种口气说话也是难得,心里也不好受吧。

迪诺转过身直视着云雀,“恭弥,我没有生你的气,只是你突然离开,我很担心。”眸中满溢出来的思念几乎能实体化,如丝线般拉扯这两人越靠越近,“恭弥,这几天一直在想,好想见到你……”“我……也是……”理所当然一般,两人的嘴唇靠在了一起,发泄一般的厮磨着,迪诺扣住云雀的后脑勺,继续加深这个吻,舌头轻松的撬开牙关,滑入对方的口腔,与他的舌交缠在一起,带着点挑逗意味的扫荡着整个口腔,唇舌交缠的水声和急促的喘息不绝于耳,此时迪诺可以清晰的看到云雀泛着水光的双眼和微红的眼角,让他无法自制的用力抱住眼前的人。虽然周遭的气温急剧上升,让人无法忽视,但两人还残存一丝理智,即使是这样稍稍动作就要擦枪走火的情况,迪诺依然在意着云雀有些苍白的面色和身上不可见的伤,云雀也未曾看漏迪诺遍布血丝的眼和眼下的乌青。

所以两人在保持了一顿时间后,同时退开一步,这三天双方都太疲惫,还是好好休息为上。“恭弥,去洗个澡,好好休息一下吧。”“嗯,我知道了,你也去睡一觉吧,脸色好差。”迪诺凑近他耳边:“今天就算了,不过,下次……”“呃……嗯。”从咽喉中发出一丝声音,算是回答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sp小剧场—— 一周前(超短的,交代几句话)
“喂,云雀吗?”“小婴儿,找我有事?”“四天后,拜托你帮忙特训。”“小婴儿的请求的话……那么,和我打一场吧。”“一言为定。”“大概要几天?”“三天的样子吧。”

云雀皱了皱眉,“太长了,缩短到两天。”“两天?你有事吗?”reborn思忖片刻,突然带着坏笑说:“我知道了,是为了迪诺的生日。”“……”“可以啊,不过是把日程压缩一下,强度加大而已,只要你不介意就行。”“我没问题。”

“那多出来的一天,你打算做点准备?很有心嘛。”“谈不上什么有心,总要准备点什么。”“要我帮你个忙吗?”小婴儿嘴角的腹黑笑容愈加扩大,“你想卖我人情?”“嘛,毕竟是我的学生。”“哼。”轻哼一声算是答应。

#离家出走#

不要说我翻车了,我在蓄力,下章开车。R爷神助攻好吗!!!(*`▽´*)
吻戏真心不会写啊(つд⊂)
车让我好好酝酿,可能晚几天
有没有大佬告诉我,用微博好,还是简书好?

评论(1)

热度(1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