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二反派

吃多对cp,主迪云,但偶尔会写其他同人cp文。只要有糖,一切都好。开车就会翻车,不喜欢玻璃渣,不喜欢虐,但可以有毒。

【迪云】同居三十题 #17

“还有……三天就是圣诞节了!”“嗯,有什么意义吗?”云雀坐在沙发上,拿着遥控百无聊赖的切换着节目,听到迪诺的话后,不解地问道,迪诺兴奋的说:“这就意味着要过年了,不是吗?”在意大利人眼里,圣诞等同于新年,但在日本,这顶多是一个值得热闹一番的节日,云雀开始还没在意,细想了想,突然心一沉,迪诺他……“喂,跳马,”云雀感觉胸口有些滞闷,“你是不是要回意大利过圣诞?”“嗯,是啊。”跳马笑得灿烂,露出雪白的牙齿。

这算什么……露出这种开心的表情,回意大利就这么开心吗!云雀忍住想要将其咬杀的冲动,硬生生别过头不在看他,但手里的遥控器被他捏的咔咔作响,几乎下一秒就要捏爆了。“呐,恭弥,我们订什么时候的机票啊?不能太晚呢,最起码要提前一天……”“谁管你啊!你自己……”云雀话说到一半,突然觉得不对,“我们?”“对啊,恭弥不和我一起去吗?意大利的圣诞节很热闹哦!”“呃,我……我看一下行程表。”云雀拿起手机,翻看着行程,以掩饰自己的惊愕与狂喜,他庆幸自己刚刚没有说完那句气话,真是蠢到家了!一起去恋人的故乡过圣诞,听起来的确是一件十分美好的事,说不向往是骗人的,但云雀总有些惴惴,到了意大利势必要见到加百罗涅家族,总有一种见家长的既视感,虽然迪诺的父母都已过世,但家族成员对于迪诺来说是相当于家人的存在。

“不知道他们会不会介意……”云雀在心中思量着,不自觉说出了口,迪诺在他头上轻拍一下打断了他:“不会的,他们都很开明,不会干预我们之间的事,你别担心。”云雀一时反应过来,掩饰着说:“我才没有担心这件事。”“意大利人还是很开放的,而且……不论会不会有人反对,我都会和你在一起。”话带着笑意,但迪诺的神情却无比认真,云雀微微用力握了握他的手以作回应,既然迪诺都表明了态度,他也会拿出足够的勇气去面对可能会遇到的难题。

其实,如迪诺所言,云雀的担心是多余的,两天后,当云雀见到加百罗涅的主要成员之后,他们整齐地站成两排迎接他们的boss,然而……“boss好,夫人好!”“夫人?!”虽然他们丝毫不介意自家老大的恋人出柜这件事是很好啦,但是,夫人……这个称呼让云雀大跌眼镜,他扫了一眼迪诺,以目光询问:“你让他们这么叫的?”迪诺对上恋人的眼光,连连摆手否认:“是他们自己要这么叫的,不是我指使的!”虽然他觉得“夫人”这个称呼还不错,但到底对于恭弥来说还是不能接受的,“你们别用这种叫法,恭弥不是女孩子。普通的叫云雀先生就可以了。”“是,boss,云雀先生。”

因为新年的到来,加百罗涅总部也稍做装饰,大厅里装饰着一颗不大的圣诞树,墨绿色的枝叶上挂着大红的绸布和一些铃铛,顶端装饰了一颗金色五角星,房间里也适当地用槲寄生和小饰品点缀,为原本庄严的大厅增添了一些节日气氛。“呐,罗马里欧,晚餐怎么样了?”“还在准备中。”“好,我也去帮忙吧!”没有人会反对,因为自从迪诺会做菜之后,就一直和家族成员一起准备圣诞晚餐,这也是迪诺,或者说加百罗涅家族特别的一点吧,如同真正的有血缘关系的家族一般的相处模式。云雀并不擅长西餐,但他还是坚持帮忙,做一些力所能及的准备工作,当迪诺提出要不要帮他准备一份和食的时候,云雀拒绝了,“既然要过圣诞节,当然要吃西餐,我虽然不常吃,但也是吃的惯的。”在圆形餐桌上摆好餐具,就走到厨房窗外看着,迪诺正一边将做好的蛋糕放进烤箱,一边家族成员有说有笑的聊着什么,大概就是因为这样的家族氛围,才造就了这样的迪诺吧,云雀伏在窗沿上,带着浅笑看着忙碌的一干人。

终于,所有食物都被摆上餐桌,圣诞晚餐便这样开始了。潘娜托尼蛋糕上点缀着坚果碎,散发着甜蜜的香气,餐桌上的人纷纷拿起蛋糕享用,“boss做的蛋糕还是一如既往的好吃啊!”“是啊,这味道一直都没变。”云雀直到迪诺厨艺不错,但他做的蛋糕出乎意料的好吃,“每年的蛋糕都是你在做吗?”“嗯,差不多,在我学会了做法之后。”“嗯——下次教我怎么做吧?”“嗯,好啊。”一顿饭吃的其乐融融,迪诺惊讶得问:“恭弥……跟这么多人一起吃饭,没关系吗?”要是平常,云雀肯定二话不说就咬杀了,“这是圣诞习俗,不是吗?”且不说那些都是迪诺的家族成员,即使他想咬杀群聚者,也要考虑一下迪诺的感受,毕竟在他的家乡过节不是?

“boss和云雀先生出去逛逛吧,剩下的交给我们。”罗马里欧笑着提议,迪诺转头征询云雀的意见:“恭弥,难得的机会,陪我出去走走吧,我会挑人少一点的街道的。”云雀只是稍稍犹豫了一下,便点头答应了。即使是人最少的街道,也依旧装点得十分热闹明亮,“圣诞节不是要交换礼物的吗?”“关于这个嘛,给他们的礼物我都会放在圣诞树下,他们如果有想送的礼物,会直接摆在我办公室的。”云雀点了点头,嘴唇微微张合,似乎想说些什么,却又咽了下去,迪诺注意到了,却只是神秘的笑了笑。两人来到当地的教堂,一起做了弥撒,按照迪诺的说法,“虽然黑手党只有少部分会有宗教信仰,但我姑且还是有想要实现的愿望,有想要保护的人,所以每年都会抽时间来这里。”“你的愿望是什么?”迪诺竖起食指,眨了眨眼,“保密,说出来就不灵了。”

街道上的各色商店里都摆着PRESEPPE,弥漫着温馨喜悦的氛围,街道尽头有一颗圣诞树,装饰着许多彩灯,挂饰和槲寄生。两人在圣诞树下站定,迪诺向云雀伸出手,“干什么?”“恭弥的圣诞礼物,给我吧。”“哈?怎么会有那种东西。”“恭弥没准备吗?”“呃……”云雀一时张口结舌,憋了一会儿,红着脸从口袋里掏出一件东西放在迪诺手上。“哈哈,我就知道,恭弥一定会给我准备礼物的,谢谢。”迪诺摊开掌心,这是一条项链,细细的银链,挂着一个金属吊牌,用艺术字刻着“Dino”,显然是定制的。迪诺当即带上了这条项链,“我会一直带着的。”他突然靠近云雀,以至于云雀还以为他要抱住他,但迪诺却只是双手绕到他脖颈后,为他带上了什么,云雀摸索了一下,发现竟然也是一条项链,款式和他送给跳马的一模一样,不同的是上面刻的字——“Hibari”。“你怎么会……”“恭弥一定很好奇,我为什么会挑和你一样的礼物吧?顺带一提,这块吊牌的另一个秘密我也知道,所以两块款式是完全一样的。”云雀的脸红得像要滴血,下意识的摸了摸胸前的吊牌,“其实恭弥去买礼物的当天,我正好也打算去那家店订做礼物来着,看到恭弥在,就在外面等你走了才去的,简直是上天注定啊!”“说什么蠢话,巧合而已。”

“恭弥,来拍照吧!”迪诺掏出手机,搂住云雀的药,“恭弥,在靠近一点。一定要笑哦!1,2,3——”照片中的两人微红着脸颊,金发青年露出阳光的笑容,黑发的青年也少有的扬起嘴角。圣诞节过后,这张照片被作为两人的待机画面,只是某当事人一直死不承认,这是后话。

“当——”预示着新年到来这钟声从远处钟塔悠悠传来,古朴悦耳,迪诺睁大眼睛看着眼前恋人放大的脸,嘴唇上传来温热柔软的触感,灰色的眼睛一动不动的直视着他的眼,云雀只是蜻蜓点水的一吻,复又退开,踮起的脚跟落回地面,有些不满的瞟他一眼:“你太高了。”迪诺眼中闪着异样的光彩,温柔的将额头贴在恋人额头上,“这是今年最好的礼物了。”迪诺发自真心的笑着,云雀只是由着他保持着这样的姿势,“圣诞快乐!”

回到总部,已经快一点了,迪诺的房间在最顶层,两人有些疲惫,迅速洗漱完便躺倒床上,伸手关掉床头台灯,白色的纱帘隐隐透出几缕清冷月光。云雀清晰的感觉到,身后的人拥住自己,却并没有就此罢休,轻柔的吻落在后颈和肩部,间或带着或轻或重的啃咬,浓浓的暗示意味,“嗯……别闹,这不是在我们家,会被别人听到的。”“没关系的,”迪诺的声音低沉,有些含糊,“这层只有我们两个,而且我房间隔音效果不错。”

房间里有轻微的喘息与低吟,夹杂着床单与棉被摩擦的声音,偶尔响起金属碰撞的悦耳声响,两人不约而同的笑看颈间几乎一模一样的吊牌,在微弱的月光下翻着银色光芒,隐约可见略带厚度的吊牌侧面写着什么,是一排极小的字。

——“Ti Amo.(我爱你)”

#庆祝某个纪念日#

这篇真的磨了好久啊!终于写完了!
我打算开个小剧场17.5,写一写日本新年,大家觉得怎么样呢?
喜欢就多多评论吧!(づ︶ど)

评论(2)

热度(1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