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二反派

吃多对cp,主迪云,但偶尔会写其他同人cp文。只要有糖,一切都好。开车就会翻车,不喜欢玻璃渣,不喜欢虐,但可以有毒。

【迪云】同居三十题 #13

“恭弥,没事吧?稍微好一点了吗?”“感觉没什么变化……话说你去忙吧,我又不是小孩子,我会照顾自己的……咳咳!”“话是这么说,但是你现在这样怎么照顾好自己啊,好啦,这种时候就不要无意义的逞强了。”云雀有气无力的瞪了他一眼:“事情变成这样,多半都是你的责任不是吗?”“呃——”

没错,强的不像话的并盛风纪委员长,病了。至于理由嘛,由于给暂时饲养的小猫洗澡时没穿衣服跑出浴室,加上小猫送走之后某人……稍稍胡闹了一下,当天晚上就有了发烧症状,第二天直接烧到40度,根本不能去学校。两人为此颇为苦恼,云雀要处理学校的事务,虽然学校平时没什么事需要处理,但据他本人所言,‘每日巡逻校园,维持风纪是必要的。违反风纪者,咬杀!’迪诺倒是想待在家里照顾恋人,但一方面他自己诸事缠身,一方面云雀也不想让他为了自己耽误公务,所以,迪诺只能在做了尽量多的准备之后,恋恋不舍的离开了云雀宅。

云雀躺在床上,注视着天花板,心里想着,好在是已经是周五了,也没有多少事务需要处理,可以放心的休息一天了。云雀伸出手,在床头柜上摸索着,“手机……嗯,不在吗?”好不容易摸到了,却被他不小心扫落在地板上,不得已,只能勉强起身捡起手机,只是这样一个简单的动作,云雀却觉得眼前一阵阵发黑,浑身乏力,这种无力感让他狠的咬牙,却又无可奈何,“该死!”微眯着眼,云雀找到一个号码拨通:“草壁,学校现状。”“委员长,学校一切安好,请勿担心,请委员长务必好好休息。”“我知道了。”复又躺回床上,用被子蒙住眼睛。云雀现在毫无睡意,明明头很晕,又疼的无法集中精神,却还是胡乱的想着一些事。“我不在学校,那些学生大概很开心吧,没人会巡查风纪,他们无论怎样群聚,闹事,都不会有人咬杀他们了,想必很轻松……”不知道是不是分散了注意力,云雀感觉稍微好受了一点,不由再次沉沉睡去。

不知道又过了多久,听到并盛校歌在耳边响起,云雀迷迷糊糊的想着,好像是手机响了,反应了好一会儿,才接了电话,电话一头是熟悉的自家恋人的声音:“恭弥?感觉好一点了吗?还是,我打扰你休息了?”“嗯……刚刚才醒,感觉稍微好一点了。”其实完全没有好转,但云雀还是不想让他太担心,“哦,那就好。果然还是放心不下,呐,恭弥,早饭和午饭都在冰箱里,热一下就能吃了,记得按时吃药,都放在床边了;哦,对了,今天下午……”之后的话,云雀没听清楚,他是在没办法集中精神分辨对方到底在说什么,只是在迪诺把话说完后好几秒,“恭弥,怎么了?”“……没什么,我知道了。你不用太担心,去忙你的事吧。”“嗯,那就这样,你好好休息。”

迪诺打电话过去,纯粹是太过担心,但也没抱希望,恭弥可能在休息,不会接他的电话,结果云雀竟然接了,听到电话那头传来的有些迷迷糊糊的声音,迪诺知道他大概是被自己吵醒了,又不想让自己担心,只说自己醒了。病中恋人的声音不似往常一般清冷,有些含糊沙哑,倒是可爱了不少。嘱咐完了早午饭的事,迪诺正要挂断,突然又想起来一件事,“对了,恭弥,今天下午……”等他说完,电话那头好久都没有回应,“恭弥?”“嗯,我知道了。”迪诺无奈的叹了口气,刚才多半是根本没在听吧,算了,到时候他自然会知道的。“那你好好休息。”唉,不知道这到底算是好事还是坏事呢……

云雀一觉醒来,已经快下午一点了,感觉体温稍稍下降了一些,拿起床边的药,倒了温水服下。“没什么胃口呢……”想了想,还是决定继续躺在床上,想着大概到晚上应该会好一点,但胃却抽痛起来,原本乏力的身体更觉得不舒服,云雀皱着眉,蜷缩起来,用被子裹紧自己。“咚,咚”有敲门声传来,云雀还疑心是自己听错了,反复了两三次,他才确信是有人来访,“这种时候,到底是谁……”云雀有些恼怒,踉跄着走到玄关,从猫眼往外看,“草食动物……”沢田纲吉一行人会来访出乎他的意料,“你们来干什么?”“那,那个,云雀学长,是迪诺师兄叫我们来的,我……”“喂!你这家伙,快开门!十代目好心来看你,你这什么态度……”“嘛嘛,狱寺,冷静一点,云雀是病人嘛。”门外开始吵闹起来,“跳马他……”云雀沉默良久,还是开门了,“打扰了,云雀学长。”沢田倒是很有礼貌,狱寺一脸不爽的样子,而山本则是毫不客气,丝毫没有觉得拘束,径自走到厨房给每个人倒了一杯水,然后找位置坐下。

云雀刚想说点什么,突然脸色一变,疾步奔向卫生间,砰得关上门,他趴在洗手台上,一下子吐了出来,说是吐,其实也没吐出什么,毕竟一天都没吃东西,只是干呕,好长时间才缓过来。“云雀学长,你没事吧?”“我没事。”他努力想保持没事的样子,但脸色却难看到了极点,“云雀学长,你难道是空腹吃药的吗?”“喂,你这家伙有没有常识啊,空腹吃药会有副作用的。”“得要吃点东西才行。”云雀不耐烦的听着三人说着,“我会照顾我自己,你们回去!再啰嗦的话,咬杀!”“不行!”说话的却是沢田,“云雀学长不好好养病,迪诺师兄会担心的。”这句话意外的管用,云雀一时无言以对,也没再赶他们走。“病人的话,果然还是煮点粥吧。!山本君,你会煮粥吗?”“哦,交给我吧,毕竟是寿司店老板的儿子嘛!”“十代目,我也会帮忙的。”

三个人的心意是好的,但能不能照顾好人是另一回事,云雀简直怀疑他们三个是不是故意过来添乱的。且不说沢田纲吉的废柴属性,光是狱寺就足够让人头疼,帮倒忙还不算,时不时就要和山本武拌嘴吵架,虽然是单方面的,这两人的秀恩爱方式大概就是这样。(我什么都没说!)沢田一边劝架,一边还要看着粥煮到什么程度了,厨房里乱作一团。真不知道跳马是怎么想的。抱着这样的想法,云雀极力压制住了想要一拐子抽过去的冲动,最终,在三人的混乱和风纪委员长濒临爆发边缘的怒气中,总算是煮好了粥,让云雀喝下,又监督他吃了药,才算是彻底平静下来。云雀吃完药后就躺到床上继续睡,三个人则是坐在客厅,狱寺难得的老实,没有发出什么声音,生怕影响了云雀的睡眠。云雀一向是个浅眠的人,一般来说,只要迪诺不在身边,云雀宅范围内稍有响动都会将他吵醒,所以现在即使他非常困,也只是迷迷糊糊的维持着意识。

傍晚,迪诺回到家之后,看见客厅里沉默的三人,略歉疚的笑笑:“不好意思,让你们帮忙照顾恭弥,辛苦了。”“没关系的,云雀学长病了,我们也很担心的。他吃了药正在休息,既然迪诺师兄回来了,那我们也先回去了。”“哦,谢啦,纲,狱寺,山本。”送别三人,迪诺轻手轻脚走到卧室,却发现云雀正看着他,“恭弥,你没睡吗?”“不困。”“病人就要好好休息才行。还是说,我不在,你不能安心吗?”云雀难得的没有反驳他,迪诺将外套挂在衣架上,坐在床边,轻抚着恋人柔软的黑发,“今天我不在家,不放心你,所以叫了纲他们来照顾你,本来要在电话里告诉你的,不过你好像没听见就是了。”

“净给我添麻烦,”云雀顿了顿,“不过,也不是没派上用场。”“是吗,那就好。”熟稔地帮他掖好被子,迪诺在他额头上轻吻了一下,“好好睡一觉吧,直到你睡着之前,我都会在这里陪着你的。”“嗯。”

#一方卧病在床#

嗯——这次还是酝酿了很久的,感觉缺灵感啊。
嘛,毕竟假期,还是有时间慢慢想的。希望可以多多提意见吧,有什么不足,我下次会注意的。

评论(6)

热度(1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