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二反派

吃多对cp,主迪云,但偶尔会写其他同人cp文。只要有糖,一切都好。开车就会翻车,不喜欢玻璃渣,不喜欢虐,但可以有毒。

迪云【用错药的后果】①

[设定为彩虹战结束]

    宽大的和服敞开着,半遮半掩的挂在身上,说不出的诱惑,凌乱的黑发被汗水黏在额头和脸颊上,眸中闪着水光,白皙的肌肤透出淡淡的粉色。云雀几乎无法处理现在的状况,为什么自己会变成这个样子。

一小时前……
    云雀回到家,那个空无一人的家,几乎没有任何生机。他并不喜欢这个家,让他觉得寒冷,他更喜欢学校的天台,但夜晚即便是他也不能留宿学校。他走到洗手间,把自己的外套,衬衫脱下,白皙的躯体上各种各样的伤痕遍布,看起来有些狰狞,云雀真的非常瘦,但却不是瘦弱,长期的身体训练使他的身体线条优美流畅,但却没什么明显的肌肉,莫名的生出一种美感。这次战斗很辛苦,身上的上多了不少。他拿出一罐外用药,这是狱寺隼人直接扔给他的,说是夏马尔医生给的,虽然他本身修复能力惊人,但能快点好起来何乐而不为。他把那种白色药膏抹在伤口处,套上了一件宽松的和服,打算在睡前看会儿书。

    随意从书架上抽出一本原文书,他坐在床边翻动着书页。渐渐的,他感到伤口处有些发热,也许是起作用了,他感到有些乏力,起身去泡了一杯清茶,饮了几口,觉得越发热了起来,似乎这种热度蔓延到了全身,越来越强的无力感让他意识到不对劲。这是什么药?!他拿起那个罐子,勉强辨认这上面的文字[禁止饮茶,后果自负]

……夏马尔,咬杀!
    现在不是想这个的时候,这种状况要怎么解决?这种反应他没遇见过,是中毒?还是药理相克?突然,他感觉身体某一处有了奇怪的反应,呃,不会是……云雀再怎么不经人事也知道是怎么回事了,但他没有哪方面的经验,甚至没有自己解决过生理需求(注意,云雀只比纲大两岁)随着异样的感觉逐渐强烈,云雀无力的倒在床上,除了喘息,什么都做不到。[呃……嗯……]意识有些模糊,无意识的发出细微的呻吟。去冲个冷水澡吧,他这样想着,勉强支撑起身子,在站起来的一瞬间,差点一下子软倒在地。

    [Ding~]门铃响了,这个时候会是谁?这样的姿态,怎么可能被别人看到!糟糕,虽然关了门,但没有上锁。他踉跄着走向玄关,来人依旧在按门铃[恭弥,在吗?开门。]跳马!!这种时候……用尽全身力气走到玄关,云雀累的气喘吁吁,只能支撑着门板,大口大口喘息。[恭弥,你身体不舒服吗?好像喘得厉害。]得赶紧关门才行。

    突然,门把动了动,门一下被人推开[什么嘛,原来没锁啊……喂,恭弥,没事吧?]云雀因为对方突然的开门动作一下子坐倒在玄关地板上。[对不起,没等你开门就擅自……恭弥,发烧了吗?你的脸很红。]说着就要伸手来试温度,云雀一下子拍开他的手[我没事,你……有事?没事就快走。][嘛,别这样嘛,恭弥。我来是因为……狱寺隼人好像拿错药了,你的伤药……]迪诺拿出一个和之前一样的药罐[是这罐才对。你……用了没?]云雀咬了咬牙,点头。[诶?据说那种药是新研发的,有副作用啊。恭弥,你还好吧?][你把药放下就走吧,我还有事。]说着,云雀朝浴室走去。

    宽大的和服被汗水濡湿,黏在身上很难受。看着云雀摇摇欲坠的样子,迪诺很不放心,他跟上去,一把扶住他[你这个样子,我没办法放着不管。]不知为何,迪诺放在腰际的手给他一种莫名的感觉,希望那只手能触摸其他地方……云雀甩了甩头,怎么会有这种奇怪的想法?

    这样想着,脸上的红越加鲜艳,好似要滴血一般。迪诺看着云雀的脸,沉默片刻[呐,恭弥,你不会是……发情了?][……咬杀!][诶……等,住手啦,恭弥。]云雀挣扎着要咬杀他,迪诺一松手,马上跌坐在地。[药的副作用……]云雀竭力克制着说出这样一句话。迪诺[这什么药……夏马尔那家伙……那恭弥你……][别管我,冲个冷水澡就解决了。]

    他挣扎着想站起来,本就宽大的和服松了下来,露出胸口大片白皙的肌肤,以及一道道伤痕。[不行!]迪诺少见的发怒了[伤成这样怎么能洗冷水澡,会生病的。]说着,自顾自走到浴缸前,放了一缸热水。然后走到云雀面前,一把抱了起来(公主抱,自行脑补)

    [把我放下来]这句话是咬着牙硬挤出来的,一贯高傲的云雀是不会允许自己露出软弱的一面的。[不行]迪诺竟然意外的不顾云雀反对,把无力的他抱到浴缸边上,开始脱那件和服。腰带一解开,和服整个敞了开来,云雀的躯体就这样暴露在迪诺面前。不同于女性的曲线造成极大的视觉冲击,因为药力的关系,白皙的肌肤隐隐约约沁出一层粉色,迪诺不禁咽了一口口水,转而看到自家徒弟(只有你这么以为)用要杀人的目光盯着自己,急忙整理心绪,试了试水温,把云雀小心翼翼的放进水中。

    温热的水包裹住整个躯体,云雀越发觉得脑袋昏昏沉沉的,又听一声水声,他看见,迪诺居然已经脱光了所有衣物也进入了浴缸。[喂,你干什么!][恭弥这样子没办法一个人洗的吧,而且……]迪诺凑近了些,压低声音[恭弥你,看起来不像是能自己解决的人,大概没人教过你吧。]

    [跳马,咬杀!]嘴上这么说,但早已没有力气去反抗。不大的浴缸里塞进两人,稍显拥挤,气氛顿时有些暧昧,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水温,周围的气温开始上升。

评论

热度(19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