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二反派

吃多对cp,主迪云,但偶尔会写其他同人cp文。只要有糖,一切都好。开车就会翻车,不喜欢玻璃渣,不喜欢虐,但可以有毒。

【家教】5.20贺文(第一人称,原创人物)

请注意,本文属于双cp向,主r27,10+设定。如果有cp冲突着,请慎入,避免引起不适,谢谢!

大家好,初次见面,我是篠江月,彭格列十代目新上任的私人助理。

其实一开始我刚加入彭格列的时候也思考过,为什么明明有了岚之守护者这样的存在——boss的左右手,还需要助理这种职位存在,对此,上级表示,岚之守护者终归是个守护者,平时整理文件、端茶送水这种事怎么会用到他呢?杀鸡焉用牛刀。想想也是这个道理,不过端茶倒水做苦力这种事,怎么看都像是欺负职场新人。

不过,事实证明,大家的传言不虚,十代目是个性格温和,甚至宽和的有些过度的人,平常也不大劳烦我这个助理。据说就是因为这个,我的前一任助理——一位相当干练的前辈,为此苦恼许久,深觉失去了人生价值,差点就想不开辞职了,后来被调任到别的岗位上去了,这才轮到了我。

作为一条咸鱼,我深信这份工作是极其适合我的,没什么上进心,也不喜欢太辛苦的工作(倒不是做不来,就是懒而已),有一个省心又帅气的boss,实在深感荣幸。

“篠江,今天的日程。”

“是,十代目。今天有一场家族联姻,给您寄了邀请函,有一方最近与我们有不小的生意往来,而且其祖父辈与彭格列九代目交好,我的建议是出席一下。您的意思呢?”

“这样,那还是要出席的,帮我做些准备,我去换套礼服。”

“十代目,reborn先生之前跟我交代过,您最好带上一名守护者同往。根据门外顾问部门最近的调查结果,那一带不怎么太平,保险起见需要至少一位守护者同往。”

“这么麻烦?那······帮我看一下谁有空吧。狱寺呢?”

“岚之守护者和雨之守护者今天一起出任务了。”

“那······还有谁有空?”

我迅速地在脑子里过了一遍,在人际交往上,狱寺首当其冲,至于其他人,山本倒是非常开朗,就是神经太粗。笹川的话······唉,不说了。蓝波还太小,带不出去,剩下的就是云和雾。即使过了十年的时光,这两位依旧不好相与,一时间找不到合适的人选。

“那不如就让reborn先生同去吧,也不算违反规定。”

“reborn······还是算了,就不麻烦他了。”

“属下觉得······reborn先生不会介意的。”reborn先生是十代目的家庭教师,情分不比常人,即使门外顾问部门可以作为独立部门,想必请他帮忙,只要十代目开口,也不会拒绝的。十代目的表情怪怪的,像是很纠结的样子。

“太惹眼了······”

“您说什么?”

“啊,没什么,总之不麻烦他了,帮我问一下云雀是否有空吧。”

“是。”

我出了办公室,有些心不在焉,十代目有点怪怪的,最近和reborn先生闹矛盾了吗?这两个人平常老拌嘴没错,虽然感觉多半是reborn先生总是半开玩笑地嘲讽十代目,十代目看起来虽然有些生气的样子,也不过浮于表面,任由自己的老师以这种方法找些乐子。

他们之间的羁绊牢不可破,深厚的几乎有些异样的味道,我在仅仅一个月的时间里感受到了,却只是把这个大胆的猜测压在心底。我相信和十代目亲近些的人都能看出来,这两人非比寻常的关系,作为一介小小助理,还是不要多话的好。

话说云雀大人那里该怎么办呢?我深知这位的脾性,决定先在身上放些结实的护具,以免到时候哪句话说的不好被打飞出去,希望草壁先生这次手脚快一些,能给我留出逃命的时间。

“篠江。”

“reborn先生。”

“这个时候要去哪里?”

“去云雀先生的宅邸,下午有一场婚礼,十代目会出席。”

reborn先生的眼神明显变了一下,这件事不是提早告诉过他了吗?这是什么意思?

“他怎么不来叫我?”

“这个,十代目说太麻烦您了。”才说完我就觉得后颈一阵凉意。拜托,千万别迁怒我!话说我为什么要被迁怒?这和我有关系?

reborn先生一言不发地走了。我一阵后怕,赶紧去了云雀宅邸。说明了来意之后,云雀果然表情不太好,于是我说出了十代目事先交代的说辞:“十代目说了,如果今天您愿意去,您下周的一切会议都可以免了。”十代目实在了解自己的守护者,云雀的脸色马山缓和下来,缓慢地点了点头。“虽然很麻烦,不过······可以。”下一秒,这位喜怒无常的云之守护者就掏出了他的浮萍拐。

“恭先生!冷静!!!”在一旁待机的草壁先生总算是及时了一回,“篠江小姐,快走吧!”“非常感谢!”

下午,十代目和云之守护者准点到达了婚礼会场。我不太理解为什么我也要出席,一个助理为什么要跟着自己的boss去这种场合?我没云之守护者能打,这种场合也不需要我去交际,那我到底有什么必要去?思虑一阵儿,我怀疑十代目是希望我去挡酒的,虽然十代目本质上是个绅士,很会体贴女性,但酒量实在差强人意。

至于那位么,我曾经亲眼目睹云雀在喝了一口红酒之后就醉的不省人事,最后是被扛回去的,至于为什么扛他回去的那位是加百罗涅的首领,这个不是我能管的。

婚礼当然是十分无聊而场面的,大家醉翁之意不在酒,都想着在这个难得的场合多拉拢些势力。于是,彭格列成为了十分惹眼的“众矢之的”,大家都或多或少想和这位年轻的十代目打好关系,敬酒的人一个接着一个。

十代目显然是处理出了经验,面上一派四平八稳和众人打着太极,我就在暗地里一杯一杯解决掉了大部分的敬酒,我终于后知后觉的明白了为什么入职审核有酒量这一标准,原来就应在这儿。云之守护者颇为清闲,单看他拒人千里之外的冰霜气,哪怕是俊美如斯,也无人敢轻易接近,十代目大概就是输在气场上了吧!

突然收到了一条信息,是reborn先生发过来的,“16点,裁缝店。”裁缝店是彭格列专属的,定制服装,顺便夹带私货。我看了看时间,还有一小时,如果没有结束的话,只好找个借口提前离开了,想必宴会主人不会介意。

余光一直留意着云之守护者,所以当他突然从一旁的坐席上起来的时候,我一下子就发现了,斟酌一下,还是和十代目说了一声,十代目就不以为意的笑了笑,“随他去,你跟着,注意一下,别让云雀前辈喝酒,也不要和别人起冲突,这边我自己处理就好。”“我明白了。”

云雀端着一杯果汁,慢慢朝着一个方向踱步而去,该不是只是去厕所吧?我注意了一下方向,好像还真是厕所,我难道还得跟到厕所吗?犹豫了一下,突然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,耀眼的金色短发,身材高挑,已经快要走进去厕所了,突然停了一下,回过头,看见了距离他不远处的云雀。

没听说加百罗涅首领会来啊?但是这种场合,加百罗涅又是彭格列的附属家族,受到邀请也不奇怪。迪诺看见云雀的时候,显然十分惊讶,“恭弥?你怎么在这里?”

“哼。”云守冷哼一声,我瞬间觉得大事不好,但是这种看起来相当狗血的场景,对我的吸引力还是很大的,在保命和好奇心之间摇摆一会儿,还是决定冒死听个墙角。

“挺受欢迎啊,‘boss’?”

“这家的家主和我有些交情,受邀参加罢了,你别多心。”

“哦?”

“恭弥?”

“今天晚上,你就······唔······”

话说了一半就被及时打断的,肯定是迪诺先生强行打断了,我觉得脸颊烧得厉害,一时也没那个胆子听下去了。八卦被听到没什么,但是这个······命不久矣!

“那个······十代目,云雀先生他······那个,和迪诺先生在一起。”“师兄也来了?嗯,好吧,那就不用管他们了。”

“对了,十代目,接下来要去一趟裁缝铺。”

“为什么这么突然?”

我琢磨了一下reborn先生的深层含义,决定撒个小谎,“狱寺先生刚通知的,好像有点事,但没有细说。”“这样啊,那我们就先行告辞吧。”

时间还早了些,我看了看表,估摸着自己的演技能不能同时骗过老板和十代目,结果看到了二楼窗户开着,窗沿边上趴着一只绿色的变色龙,一下子放下心来,看来reborn先生已经到了。“欢迎光临,十代目。”裁缝铺老板是个面目和善的中年人,要不是之前和他握手的时候碰到的茧子,我真要以为他就是个单纯的裁缝。

此人长得面善,看起来演技也是超群,说瞎话脸不红气不喘。“十代目,之前您定制的‘西装’已经完成了,希望您看看。”此“西装”当然非彼“西装”,显然十代目是知道的。

“不是说要下个月吗?”

“进程提前了,所以希望您先过目一下,就在二楼。”

之后就没我的事儿了,十代目上二楼之后,裁缝店老板就压低声音说:“辛苦了,篠江小姐,reborn先生说,您可以先行离开了,今天其他的日程一律推掉。”“好的,那我走了,再见。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二楼

“我就知道。”沢田纲吉无奈地叹了口气,看着眼前的人,“特地把我叫到这儿来,是有什么事吗?”

“你说呢?”reborn好整以暇地倚着一张沙发边缘,“今天怎么不叫我一起去?宁可叫云雀也不让我陪着你?”

“一直让门外顾问陪同着,像什么样子······”

“蠢纲,你是想在我面前隐瞒什么?你觉得能瞒过我?”

“我自认还没那个水平。”

“······”

“那个······你,太惹眼了······”

“是吗?你比较受欢迎吧。”

“······”长相冷酷帅气的世界第一杀手,自己心里没点数的吗?彭格列的年轻首领说不出口,太像是没事找事,吃莫须有的醋了。

“唉,蠢纲就是蠢纲。”reborn站直了,走到沢田纲吉的面前,“不乐意就说,我下次少出席就是了。”

“本来想着今天婚宴完了,带你去吃顿烛光晚餐,就我们两个。”

“为什么?今天是什么特别的日子吗?”不是纪念日,也不是什么节日,总不能是他心血来潮。

“风告诉我,今天是五月二十日,‘520’,在汉语里面,谐音······”他拦过首领的腰,将他圈在怀里,唇凑到耳边,“·······我爱你。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520贺文为什么感觉不怎么甜呢?太久没写了,感觉很多东西想写,但是没办法表现出来,总之好不容易赶上了!

评论

热度(17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