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二反派

吃多对cp,主迪云,但偶尔会写其他同人cp文。只要有糖,一切都好。开车就会翻车,不喜欢玻璃渣,不喜欢虐,但可以有毒。

【迪云】 自我中心 (abo) 08

与下属商量了一番之后,云雀带上棒球帽,帽檐投在脸上的阴影遮去了大半容貌,叫了出租车前往‘虹’酒店。他坐在车上,整理了一下随身物品,电脑,手机,拐子,签字笔,记事本,还有……“这是什么?”记事本里夹着一张小纸片,云雀抽出一看,正面写了两行,是电话号码和邮箱地址,不用想都知道是谁留下的,正准备置之不理,瞥见反面还有一行字,“请笑纳(一般来说很可靠的前辈)”几乎能想象到这人是以什么样的心态写下这行字的,有点故作轻松的意思,云雀的心情却意外的好了很多,“说什么前辈……这人真是,明明就很不靠谱……”“先生,你刚刚说了什么吗?”“没什么。”

拿了房卡乘电梯的时候,云雀腹诽了一下这个所谓“安保极佳”的酒店,一晚竟然这么贵,看来住在这里也不是长久之计,暗自将预定的日程又提前了许多。甩手单人间的房门,将随身物品一股脑扔到桌上,一下子倒向了大床,费了些心思让云雀多少感到疲惫,他拿出手机看了下,距离草壁将自己要求的衣物和必需品拿来还有一段时间,趁着这段时间休息一下吧。只是稍稍动了这样的念头,下一秒就感觉眼睑格外沉重,一下子睡了过去,药物的副作用短时间内还是影响到了他的精力,云雀在失去意识之前迷迷糊糊的想着,油然而生一股无力感。

“少爷,请你集中注意力,如果不好好完成课程……”“你搞清楚自己的处境!你知道以我们家的地位……”恍惚的梦境,熟悉又陌生的声音,令人生厌的颜料的气味和枯燥的钢琴黑白键,严厉的家庭教师,无数的条条框框,将近十年没有体验过得这种压抑与无力,在他的胸口郁结着,几乎要炸裂开来,他想要怒吼或者尖叫,却怎么也发不出声音,连手指也不能移动分毫。在这样的令人窒息的焦躁中,他听到了一个人的声音,富有磁性的男中音,他仔细分辨想知道那人在说什么,可怎么也听不清,但语气却是温柔的,蓦地让他波澜不已的心境平复下来,甚至有些眷恋这人的声音,莫名的希望能多听一刻,以至于手机响的时候他几乎就要把手机砸出去。“恭先生,东西拿来了,请问您在几号房?”“801”“好的,我现在就把东西送过去。”平复了一下莫须有的起床气,云雀有些懊恼自己对不知道是谁的声音这样信赖。

草壁拿来的除了衣物以外,还有一个小盒子,里面有三支注射器,云雀拿起一支犹豫了一下,又放了回去,还是少用的好。方才的梦境浮上心头,除了些许不快以外,云雀觉得有些奇怪,许久没有做过这样的梦了,这让他对最近的麻烦事有了些猜测,“免不了要再去调查一下了,真是烦人。”总觉得梦里的声音有些熟悉,一时又想不起来,索性不想了,他需要好好考虑一下怎么把这个麻烦事终结掉,以及自己的未完成作品。还没能想多久,有人敲门,云雀皱了皱眉,除了草壁以外,没有人知道自己的房间号,他保持着上着门栓链的状态打开了门,然后看到了一颗金灿灿的脑袋,带着一如既往的笑容,“哟,恭弥!”“回去!”云雀果断的关门,被迪诺一只手卡住,“好歹我是来探望你的,让我进去坐坐嘛!”“……唉。”试图关门未果后,云雀无奈的打开了门,看着面前的男人带着厚颜无耻的笑(请自行想象),叹了口气。

“你怎么知道我的房间号的?”“我好歹是彭格列副社长,忘了?”“哼!”这算是滥用职权吧?“状态如何?”即使是轻松的笑容,眼神也无比真切,云雀到底没能冷下脸,“一般。”“那就好,夏马尔医生让你这段时间注意休息,”迪诺顿了顿,故作神秘的说,“我今天来有其他事,要不要猜猜看?”“不要,要么说,要么我送客了。”“还是老样子,这么急躁。我们公司最近组织去赏樱,你要不要一起?”“容我拒绝,我讨厌群聚!”“不会有很多人的,大概也就四五人吧,都是我和reborn的熟人。”“……”“难得出去走走也好,你要是中途厌烦了随时可以离开。”“……”“嗯,那我就当你答应了,我后天早上来接你。”

后天早上,迪诺如约来接他了,到了场地之后,云雀立刻就后悔了,就算人很少,他还是感到十分不适应,尽力控制住自己不要转头就走,僵硬的走近了几步,大概是看出了他的不自在,迪诺先他一步开了口:“介绍一下,这位就是云雀恭弥,笔名‘云雀’。恭弥,从左到右依次是,山本武,狱寺隼人,沢田纲吉,reborn就不用介绍了吧。”云雀点了点头作为回应,reborn在这种场合依旧穿着一身黑色西装,“Ciaos,云雀。”“嗯,好久不见。”

沢田纲吉以一种迷弟一样的眼神看着云雀:“云雀先生,哦不,应该是前辈,你的书我非常喜欢,能想出这么棒的情节真的很厉害。”“多谢。”云雀打量着这个看起来还有些稚嫩的青年,从座位上看,这位就是reborn以前提到过的学生,同时,也是恋人,一头蓬松柔软的棕色头发,同样颜色的大大的眼睛灵动有神,稚气未脱的长相,却有着很强的亲和力,连云雀这样不喜交际的人也不得不承认,这个人的确有领袖魅力,不过reborn喜欢的人是这种类型,虽然早有听闻,但真正见到还是让他感到不可思议。

#sorry啊,文力有点不够,断的比较尴尬,抽个空再更。(线代虽然不难,但算起来真的贼【哔——】烦!)

评论

热度(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