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二反派

吃多对cp,主迪云,但偶尔会写其他同人cp文。只要有糖,一切都好。开车就会翻车,不喜欢玻璃渣,不喜欢虐,但可以有毒。

【迪云】 自我中心 (abo) 06

迪诺被鲜艳的颜色刺激了一下,瞳孔微缩,不是他所预想的场景,但某种程度来说更糟糕,云雀就坐在浴室的地面上,背靠着墙,垂着头一动不动,除了腰间系的浴巾,全身上下几乎没有任何遮掩,白皙的躯体所映衬出的,是从上臂蔓延而下的大片的暗红色,有些粘稠的血液顺着手臂一路滑下,中途与无数的水滴交汇,再流至浴室地面上,浓郁的樱花气味混杂着些许血腥味,变相了加剧了视觉冲击。

迪诺感觉自己有些艰难的咽了一口口水,迟疑着向前走了几步,来到云雀面前蹲下,想试试能不能叫醒他,手还未曾触及到肩膀,就被死死钳住,明明应该已经很虚弱了,云雀施加的力道却出奇的大,迪诺甚至怀疑再这样下去,腕骨会被捏碎,云雀望向他的眼神与往日的淡漠全然不同,倒不如说淡漠才是他的常态,而眼前的这个人,像是被逼至绝境的野狼想拼死一搏的状态,还有些迷茫的眼神中混杂着戒备与愤怒,在如墨黑瞳中燃起烈火,迪诺条件发射的想要挣脱开来,手腕上的禁锢又加上了几分力道。

陷入僵局,实际上过了多久迪诺没有计算过,但身处在充斥着omega信息素的小空间内,还有不太清醒的云雀的禁锢,实在是不太妙,他能清晰的感觉汗水从发根渗出,顺着脸颊滑落,在下颌处汇集,滴落,明明还是4月的夜晚,衬衫却被汗黏在身上。不能再这样下去了,迪诺尽量忽视上升的热度,必须在自己还能保持理智的时候离开浴室,他用另一只手搭在云雀的手背上,云雀似乎无意识的想缩回手,意识到自己还抓着另一个人的手腕,又强行抑制住了。迪诺尽量让声线平稳而柔和:“云雀?知道我是谁吗?”“……”“云雀……恭弥,看着我,能认出我吗?”云雀用力的眨了眨眼睛,迟疑道:“迪……诺?”“是我。”他在云雀手背上拍了几下,示意他松手,几乎是同时,云雀的手就滑了下去,迪诺松了口气,接下来就好办了,他把云雀扶起来,给他披上浴巾,将手臂架在自己肩膀上,“怎么样,能走吗?”“可以……”总算是将人带出了浴室,迪诺选择把人安置在书房,之前看他的样子好像不太喜欢待在自己的卧室的样子,一醒过来就往书房跑。

“呼……你先别动,我去找医药箱帮你处理伤口,以防万一,我去联络一下夏马尔医生,顺便一提,这位医生是我和reborn的老熟人了,你可以放心。”“名字……”“嗯?”“别随便叫我的名字。”迪诺才想起来,刚才在浴室里叫了他的名字,而不是平常的姓氏,当真是鬼使神差,“抱歉,不过没关系吧,反正都认识了,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我们算是很熟了吧。(同行+人际关系)”“你这个人真是……”“你要是实在不喜欢的话,我就不这么叫了。”“……”云雀无奈的叹了口气,“随你吧。”迪诺露出爽朗的微笑,“果然‘恭弥’叫起来比较顺口。”看着迪诺离去的背影,云雀腹诽着,典型的蹬鼻子上脸。

“先把镇定剂吃了,”迪诺把药和温水递给他,“你的自身反应看起来不像是发情期的样子,但是……总之先吃了药再说。”然后从医药箱里找出棉花和酒精,先擦掉从伤口流出来的血液,云雀手臂上的伤口看着吓人,其实只是轻伤,伤口不深,位置也把握得相当精准。精准?迪诺眼皮跳了一下,余光扫过云雀的手臂,虽然有浴巾遮掩,还是可以看见一部分裸露的肌肤,有几道颜色极淡的痕迹不规则的分布着,强自压下心中的疑惑,他给伤口消了毒,涂了药包扎,状似不经意的说:“如果疼的话,说出来。”“这种程度的伤,对我而言根本不痛不痒。”这家伙,又在逞强,每次受伤的时候,他都在逞强,迪诺想了想,还是没有问出什么,等恭弥什么时候想说了,再问也不迟。

夏马尔很快赶了过来,虽然还是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,嘴里抱怨着“我不治男人的”一边做了一些简单的诊察,“喂喂,没什么大问题啊,一点皮外伤这么大惊小怪。”“不是这个问题……”“啊,我知道,信息素紊乱,这家伙最近大概是作息不太规律,操劳过度之类的,这些都有可能造成这种现象,不要紧。”“那就好。”夏马尔收拾好东西,准备离开,“我送你。”迪诺跟了上去,回头嘱咐道:“既然是这样,恭弥这两天好好调整一下吧,我去送夏马尔医生。”“嗯。”自始至终,云雀都没有多说什么,那个医生没有说出真实状况,迪诺的眼神也有些不对劲,是隐瞒了什么吧,还是“他发现了什么……吗?”云雀低声言语着,“希望是没有吧。”

离开了玄关之后,迪诺关上大门,一言不发的看着夏马尔,“还有什么事?”“医生,别装傻,你难道不是为了瞒着恭弥才故意说没问题的吗?”“唉……嘛,本来你不问我也要说的。”夏马尔收起吊儿郎当的样子,“他有大量服用抑制剂的迹象,次数不多,但很不规律,而且……痛感有一定抑制作用,你应该知道我要说什么。”“……”因为抑制剂本身对人体伤害极大,常年使用也极有可能失效,迪诺有听过有些omega在发情期会通过一些自残行为来是自己清醒以熬过这一段日子,“他身上确实有伤痕。”“这就是我要说的,皮肉伤之类的可以忽略不计,但在发情期这种极度虚弱的时期自残,会有很严重的后果。”“例如?”“对伤害性刺激的感应减弱,也就是所谓的痛觉迟钝。这个问题可大可小,处理及时也不会有什么后遗症,但他如果再这样下去,可能会影响生理机能。”夏马尔深深地看了迪诺一眼,“得让他停止这种行为,最好近几个月内连抑制剂也不要使用。”

评论(1)

热度(1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