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二反派

吃多对cp,主迪云,但偶尔会写其他同人cp文。只要有糖,一切都好。开车就会翻车,不喜欢玻璃渣,不喜欢虐,但可以有毒。

【迪云】 自我中心 (abo) 05

严格意义上来说,omega和alpha之间的比拼,胜负不言而喻,不单单是身体素质的差距,在较量中,尤其是涉及到运动项目,汗水和呼出的气体混杂着大量荷尔蒙的气息,相互交错,在信息素杂乱的场合中,omega极容易被诱至发情期,alpha虽然没有发情期,但紊乱的信息素同样会使alpha失控,因此AO之间的较量是相当罕见的。云雀属于少数能控制自己的omega,只要不是发情期,对alpha信息素的反应小到可以忽略不计,一方面是身体素质过硬,另一方面则来源于他自身强大的意志力,这场切磋大可以放开手脚。

切磋地点选在迪诺家的庭院里,虽然地方不大,但地势平坦,而且在草地上摔倒也不会对人体有太大伤害,双方摆好架势之后,云雀亮出浮萍拐,放低身体重心如疾风一般冲了过来,迪诺侧身躲过拐子划过的弧线,反手抓住,顺势将云雀的手扭向背部,“喂喂,你居然用武器?!这是犯规吧,我都没带武器!”云雀由着他将自己的手钳制住,在迪诺靠近的瞬间用拐子狠狠地向后捅去,对方为了躲避攻势只得松开对他的制约,“规则?最开始就不存在这种东西吧。”云雀延续着攻势的同时挑衅道,“你也可以用武器,嗯,拿的到的情况下。”密不透风的攻击铺天盖地的袭来,对于云雀来说,防守是多余的,只要让对方没有还手的余地就可以,迪诺则是不断的闪躲,看起来颇为狼狈,云雀“啧”了一声,步步紧逼,对方看起来不过是在勉强闪避着,然而拐子却至多擦到了他的衣角,没有留下任何实质性的伤害。“你是认真和我打的?”云雀的声音听上去冷了几分,“不允许你留有余地!”

“这可就冤枉我了,”迪诺抓住一个时机飞快的跑开几步,一跃而起抓住庭院里一棵树的树枝,灵巧的翻了上去,“该说是巧还是不巧呢?”迪诺从茂密的树叶中探出头来,手中缠着一根黑色长鞭,“上次随手扔在树上了,正好拿来用。”云雀在树下以一种难以言喻的目光看着那个笑的没心没肺的男人,武器是可以随手扔在树上的?相当粗神经!“快下来,不然……”云雀作势要踹树,迪诺忙不迭的从树上跳了下来,大概是角度或者时机的问题,正面朝下摔在了草地上,样子十分滑稽。“好疼!”迪诺从地上爬起来,摸了摸被摔红了的鼻子,“那我们继续……欸?”云雀留给他一个潇洒的背影,顺便扔下一句话:“你现在这个废柴样子,我没兴趣和你打,下次吧。”迪诺站起来,拍了拍粘在衣服和头发上的草叶,“唉,下次得叫罗马里欧站在旁边观战才行啊。”

方才的打斗不甚激烈,但还是不可避免的出了一身薄汗,迪诺打算洗个澡再去工作,到浴室门口,听到里面传出的哗哗水声,知道云雀先他一步去洗澡了,就坐在客厅信手翻书等着。其实AO同同一间浴室是一件相当不合理的事,但他能怎么办,家里一共就一个卫生间,还挺大的,一个人住也没必要再多一个,保险起见,他和云雀的入浴时间会错开一小时以上,并且换人时顺便换气通风,今天算是个例外,不过大概也不会出问题,迪诺胡思乱想着,翻书的动作慢了下来。

本来迪诺看书就不算快,分心之后就更慢了,一公分厚度的书看了快一小时才看完,他站起来活动一下有些僵硬的肩膀,拿着毛巾和换洗衣物就往卫生间走。他估摸着过了这么长时间,云雀应该洗完了,保险起见还是先敲了门,“有人吗?”“……”没人回答,“呼,大概是洗完回房间了,”迪诺自言自语道,一边转动门把手,他突然停住了动作,“嗯……这是……”门只开了条缝,隐约有一股陌生有熟悉的气味飘散出来,迪诺分辨了一下,绝对不是家里洗发水或者沐浴露的味道,也不是空气清新剂,突然有了不好的预感,一下子把门关严实了。

他强迫自己冷静下来,跑到卧室里翻箱倒柜找出来一瓶药,按说明书上写的吃了,从储物柜里找了条超大浴巾,又冲到卫生间里。虽然只闻到过一次,但他确信自己没有弄错,微甜的樱花气味——云雀的信息素,他现在只能大概猜测一下,最坏的结果是抑制剂已经完全失效了,凭迪诺现有的经验还没办法应付这种突发状况,有抑制作用的镇静剂虽然有一定的抑制作用,但终归是比不上正规抑制剂,他不知道自己的自控能力是不是如自己所愿那般好,但也不得不试一试。方才他已经喊的很大声,却没有回应,云雀不会无缘无故的故意不回应他,那就只能是无法回应,大概理清思绪后,迪诺打开了卫生间的门。

我的拖延症怕不是没救了!!!两个月没更!
果咩!!!
暑假大概会完结的(尽量)(:з」∠)_

评论

热度(1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