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二反派

吃多对cp,主迪云,但偶尔会写其他同人cp文。只要有糖,一切都好。开车就会翻车,不喜欢玻璃渣,不喜欢虐,但可以有毒。

【迪云】 自我中心 (abo) 04

一个没有被标记的omega和一个没有既定伴侣的alpha住在一起,怎么看怎么奇怪,如果有知情者肯定会认为至少其中有一人居心叵测,然而两个人心思都正直的不能再正直,至少肯定没有什么不可言说的龌龊心思。在迪诺家白吃白喝了几天,云雀作为一名作家总算是还有稿子没写完,问迪诺借了电脑,插上随身携带的U盘开始打字。几天的空白期使得他不得不再次浏览前一章,云雀的文笔算不上十分华丽,但也许是因为融入了个人性格,笔下的文字总是带着一股侵略的意味,如同一个心思缜密的强大猎者一步步接近自己的猎物,作家想要表达出来的感情与思想,就这样蛮横的冲入读者的大脑,没有留下丝毫反抗的余地。

数日没有写作使得他花了些时间在脑中重新梳理情节,不知道是因为什么,云雀觉得有什么东西在干扰自己的思维,总是无法集中精力,索性先将此事放一放,信步走至书柜前捡了一本书翻阅。由于迪诺是单身独居,卧房仅此一间,所以云雀提出睡书房,迪诺本想让他睡自己的卧室,自己暂居书房,被一口否决了,其一是云雀认为身为客人不应该占了主人的卧室,其二则是云雀实在不想待在充斥着alpha气息的房间里,最后还是买了张折叠床放在书房,正巧迪诺的新书才完结不久,还不着急筹备下一作,书房就闲置下来,云雀乐得清净。

书是3年前出版的,那时候迪诺好像才25岁左右,云雀大致算了一下,信手翻阅几页,书被保存得非常好,只因为氧化,书页有些发黄,夹着简单的手制书签,白色矩形卡片上用花体写着所有者的名字,用水笔简单的描了边框,云雀就着夹了书签的那一页看起,没有过多注重文字的走向,只觉得文笔平和稳重,全然不符迪诺写作时的年纪,又翻开其他几本,也是一样,书柜最顶层有一排看起来更老旧一些的书,云雀稍稍踮起脚抽出一本,书的主人保存的十分用心,但再用心也掩盖不住被翻阅无数次的痕迹,在有些段落的间隙还有批注,字迹工整,言简意赅,标注的都是精髓部分,同为作家,只看一眼就知道作者功力了得,笔名依旧是“加百罗涅”,但云雀清楚这不是迪诺的作品,迪诺的第一本书是五年前出版的,而这一本出版至今已有8年,作者是迪诺的父亲无疑。应该说父子就是父子吗,两人的写作风格如出一辙,不知内情的人大概会以为这些书都出自一人之手。云雀不能说有多喜欢严肃文学,但新人作家大多都看过加百罗涅的作品,参考其中体现出的思想之类,从加百罗涅每出一本书他都必买无疑来看,云雀真可以算是一个忠实书迷,但当他看到各类文学鉴赏及奖项提名的会场录像视频,又觉得作者的形象与他想象的有些不同。

在他的印象里,“加百罗涅”应该是一个沉着稳重的成熟男性,有着一定岁月积淀的痕迹,而迪诺,除了年纪不大之外,当得起其他对他的赞美之辞,然而直觉上就是有哪里不一样。加百罗涅——并没有因为换了一个拥有者而使之褪去光彩,如果一定要形容这种违和感,云雀只能说,这个笔名与它的现作者存在矛盾。

“感觉如何?”“不错。”云雀平静的合上了书,放到原来的位置,“我说的不是书。”迪诺无奈的笑了笑,“嗯,没事,发情期已经完全过去了。”云雀将袖口撩上去一些看表,“你这几天回来的挺晚的。”“嗯,有一些事务要处理,最近大概都会很忙,要是我赶不回来做饭,你可以叫外卖。”显然是不打算说最近在忙些什么了,云雀也不打算问下去,摆了摆手,“无所谓,不能总是让你负责饮食,我有空会自己做饭的。”“可是……”“我不会出门的,买菜的事可以交给我的助理。”“好吧,你能照顾自己就好。”云雀脸上的表情还是那样淡淡的,拒人于千里之外,但迪诺大概能猜到,这个人现在有些不耐,行动受到限制,却没有发泄的地方。“呐,很久没有活动过了吧,要不要和我打一场?”“干一架?”“不,不是说真的打,就像是训练场上切磋一下,像以前你和reborn一样,如何?”云雀的眼中闪着兴奋的光芒,如同瞄准猎物的狼,连一向冷清的声音都带着笑意,“希望你能让我尽兴,否则,我会咬杀你。”“‘杀’这类的词还是少说得好”,迪诺依旧是笑着的样子,“还不知道是谁比较强呢,你说呢?”

评论

热度(10)